電影之後:厲陰宅 The Conjuring (雷)

「刷新影史恐怖電影票房新高」
「改編自真實故事,敘述一起駭人的恐怖傳說。」
「堪稱挑戰恐怖極限!」

246460id1c_Conjuring_INTL_27x40_1Sheet.indd

預告片之於一部電影的重要性,就如同一個人的外表給人的第一印象。

早在一兩個月前,我在電影院就看過了厲陰宅的預告,短短兩三分鐘呈現了莫大的陰森恐怖,預告結束我跟林順達有默契的看向彼此:「這部要看!」→跟"頭獎23億就是我們的"一樣的堅定決心!

其實,我是怕鬼的。「誰不怕啊!」M曾經這樣回答過我。但,有關於鬼怪的片從來沒能嚇著我,即使是貞子也一樣。貞子很紅,也許是因為她從電視機裡爬出來的畫面太經典,於是引起電影院裡的尖叫:這不是什麼比喻,我在電影院看的那一場七夜怪談,確實有女生嚇得在電影院裡尖叫。而我笑了。

這麼說好了,我怕的其實不是鬼。看不見的東西才是讓人害怕的。大多數的時間,我其實怕的是自己心裡創造出來的狀態;你看不見,但你以為它存在;你不確定它究竟存不存在,於是開始描繪自己恐懼的狀態。

厲陰宅用了相當多的"看不見"的元素。首先是聲音。電影配樂通常能輔助、加強電影想要強調表現出來的氛圍。什麼聲音最恐怖?沒有聲音的時候最恐怖!厲陰宅全片中最恐怖的配樂就是寂靜的環境音;尤其坐在漆黑的戲院,你等於跟主角在一樣的環境空間下,除了什麼聲音都沒有的環境音之外,真的也沒有其他聲音了,你只能對未發生、卻期待的狀況(鬼突然冒出來、東西忽然掉下來…之類狀況)屏息以待。

沒有聲音的時候很恐怖沒錯,但在安靜的狀況下忽然發出的聲音又把恐懼提高到一層。音效,是全片我最喜歡的部份。半夜熟睡時,妹妹夢遊到房間用頭敲著衣櫃、規律的咚咚聲;忽然出現在耳邊的呢喃聲或是拍手聲;或者照相機偵測到氣溫下降、自動拍照的卡擦聲。這些混合寂靜環境音出現的音效,無疑成功鋪陳了一條通往恐懼的道路。

201307221000209105194

第二"看不見"的元素是鏡頭。導演在片中用了很多長鏡頭,幾乎是一鏡到底帶觀眾跟主角一起在宅子裡體驗恐懼;這樣的邏輯其實很像坐雲霄飛車。你坐上了雲霄飛車,車慢慢的往上爬坡,你告訴自己:喔開始了;然後車爬上了最頂點,停著。那會是人生中最漫長的幾秒之一,你不知道什麼時候會掉下去。就在那一瞬間,你的腦子都還來不及反應,嘴就已經張開尖叫了。對,在長鏡頭中,你在等待的永遠都是"鬼"什麼時候出來?因為預料不到、因為突如其來,於是恐懼加深了。

最後"看不見"的元素是惡靈。 本片破題的是一只叫"安娜貝爾"的洋娃娃,根據華倫夫婦的說法是,惡靈會附身在人或物品上面,進而做出更不利於人類的事情。安娜貝爾即使不被惡靈附身,她還是一臉恐怖樣(拜託妳半夜不要來敲我房門)

1373538716798719252

是吧!正如我說的,安娜貝爾本身就長得相當恐怖了。所以她即使在片中沒有任何你看得見的動作舉止,但她的行為還是相當讓人毛骨悚然。寫了一張"miss me?"的紙條給人類室友還不夠,硬是用蠟筆把整間房間畫得一蹋糊塗;逼得人類室友不得不把她丟進垃圾箱後,半夜又回來敲房門(也是寂靜環境音配上敲門聲,不見娃影),人類室友被吵醒當然要去開門,結果左顧右盼沒有人,一回頭發現她竟然好好的坐在走廊上。更別提她本來在除魔櫃裡,卻忽然出現在客廳的搖椅上被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人)抱著,然後死盯著你。

除了安娜貝爾這種實體的卻又"看不見"的恐懼外,片中大概還有五六隻惡靈。這些惡靈並非讓你"看不見",而是看模糊。恐懼跟愛情一樣,要有一點距離才能創造害怕/美感,有時看得太清楚反而讓人太清醒。這也就是我為什麼不怕恐怖鬼片的原因,因為我知道那些看得清楚的,都是假的。故事要挑重點講,惡靈也得挑重點部位出現。忽然出現在華倫先生肩膀上懸空的腳;從衣櫃伸出來的那雙手,去翻箱倒櫃根本沒人躲在裡面;在獨處的黑暗空間裡,你知道只有自己,卻有人在耳邊說:「來玩躲貓貓吧!」,接著一雙手在黑暗之中伸了出來拍了兩下(寂靜環境音+音效+看不見的部份恐懼,這是全片我最嚇到也最喜歡的橋段)。

994832_608456332521170_947586831_n

 

看到圖片上的這句話,實在忍不住分享一個親身經歷。

你一定有過這種經驗,半夜一個人在專心做事的時候,會有一種感覺─有人在後面盯著你看,而當你回頭的時候,才發現什麼都沒有。但,究竟有沒有人呢?

關於深夜辦公室傳說,我們已經聽過太多。

某天晚上,我一個人在一個人都沒有的四樓小房間上著大夜班。小房間是個長條形的空間,我坐在左邊第二個位置,帶起耳機外面的任何聲音都很難竄入,所以我專心的看帶、想著該如何把OS填上去。忽然,感覺有人在右手邊盯著我看,於是,我下意識地轉過頭去。

不誇張,這一刻就像撥了慢格一樣,我的脖子牽連著我的頭和眼睛緩緩的轉向了右邊,在我眼睛還來不及對焦的時候,恍惚之間我看到離我大概四台電腦遠的位置上,坐了一個人配著一雙眼睛坐在那邊盯著我看。我嚇死了。於是,我叫了出來,就是那種嚇了八百跳的尖叫聲。在千分之一秒的那一刻,我想:「竟然就讓我這樣遇到了。」

尖叫聲還沒停,我的眼睛早一步對到焦,那是剛ON完深夜整點、出新聞棚,到小房間看我可以下班了沒的林順達。縱然,他有千萬個理由解釋他不是故意要弄我的,但我差點就被嚇到飆淚了。我想是因為我平常對他太壞了,所以他找到機會就要弄我。其餘他的理由我就不解釋了。

真的非常恐怖!!!!!!!!!!!!!!人嚇人才會嚇死人啊!!!!!!!!!!!!

半夜寫厲陰宅也是有種恐怖感,尤其要打開房門上廁所先面對的是漆黑的客廳和對門的臥房……晚安,我只想一夜好眠。

9 thoughts on “電影之後:厲陰宅 The Conjuring (雷)

    1. 我記得我是跟我朋友去看午夜場,回家後已是凌晨時分,我躡手躡腳走回三樓房間,剛看完恐怖片害怕的感覺還深深存在,此時家裡的氛圍有點恐怖,以前的家二樓有一間日本房間(門就是那種紙糊的丈子門),當我走到二樓後腳一踏上二樓地板,房間裡傳來悠悠的聲音:你回來了~~~~~~~~~~~~~!!!!不誇張,我有叫出聲,此時已經冷汗全身,後來回神一想,肯!!是我爸!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