島嶼之外:牙牙學語

Pijo_12
(究竟在菲國的生活是否能炫美如這美麗的圖像?)

後來,隨著公司亞太營運策略及布局的調整,我離開了上海前往另外一個全然陌生之境:菲律賓。也暫時地替上海生活畫下句點。

提起這國家,對他的印象不在乎在於:美援時期的亞洲強國、外勞輸出國,以及台灣香蕉輸日的最大競爭對手。與上海友人分享即將到菲律賓做工的消息時,最多的叮嚀都在於:那裡治安極差,若是公司沒派車、司機,以及替你安排好住處,就別去受苦了!還說到,在東南亞國家工作若是被搶頂多錢包沒了,惟其在菲律賓沒死也半條命。說得我膽顫心驚,怕怕。

可海外職涯,除非離職,否則當一個商業決策下來,老闆說東我包袱收收也無法往西。就這樣,決定轉調菲律賓分公司後,從打包行李、收拾租賃處一切、結束寬帶(網路寬頻),台勞鑒別會,工作交接、租賃處交屋取回押金等事情,都在一周內完成,麻利(有效率)得很。直至登上飛機啟程前往南方時,環顧機窗外浦東機場的景色,情緒突然一陣酸楚,當時一個行李箱來此,如今也是一個行李箱離去,飄飄盪盪,如失根的蘭花。

匆促的離去,許多事都沒有經過細想,未來的惶然感再次在三千英呎高空蔓延。當時去到上海時,想說一切地摸索過程至少都還有熟悉的語言可依靠,但人生的下一站,除了老闆之外,其餘全是陌生。想到要重新經歷過在上海的一切,落地時腿都軟了…

接任這工作時,主管就告誡過說,以後的工作語言都將會是英文為主,可當時在上海這個講中文的舒適圈中,惰性及自我驅使不足,導致我初初來到菲國英文脫口而出時,都只聽見對方蛤來蛤去的,當下真糗。但破英文也有作用,至少降落南方後,在當地同事地協助下,也在一週內找到暫時的地址。有了落腳處,惶惶心情也有了歸處。

安頓好一切後,給台灣朋友稍去明信片更新近況。記得給二姊的信息是:「當時還那麼年輕的我們,黎明即起趕搭六點早班客運,妳趕著上班,我趕著去學校早自習,當時都沒料想到那麼多年過去,我會到一個講英文的國家工作。」歸零如新生之姿,再出發。

生存之道,首要訣竅就是硬著頭皮往前走。在菲國有哪些記趣呢?我們繼續記錄下去。

Mabuhay! Philippines! ( 當地語言 Tagalog:歡迎光臨菲律賓!)

延伸閱讀:
本來這篇文章想寫自己用英文工作的困難處,但寫著寫著就迸出這些情緒了。幸好,本部落格邀請美女英教成為註站寫手,與普羅大眾分享英語學習的技巧;我聽說過一句話:「會講英語的華人是職場最炙手可熱的人力資源。」世界是平的,擁有第二語言能力才能直接或間接擁有更寬廣地國際移動能力。我們一起共勉吧。

14 thoughts on “島嶼之外:牙牙學語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