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背包真流浪:讓我們一起搭便車吧!

搭便車旅行,在歐美是非常平凡的一件事,尤其是對經濟比較拮据的旅人來說更是很大的幫助,特別是在城市與城市之間的移動。在我的旅行中,遇到不少搭便車的旅人,但我卻沒有一次是自己真正搭過便車,或許是因為沒有經驗、沒自己嚐試過,又或者說是因為不曾有過而感到害怕。

曾經和Ariel旅行的期間,她曾問過我這個問題:「妳在旅行的途中,搭過便車嗎?」,我只有在土耳其和長期背包客Pat搭過一次便車,但那也不算是自己攔住車,而是Pat攔的車,所以我認為那不算是自己搭過便車。在那之後我一直都覺得我必須克服這樣的恐懼,去嚐試搭便車,這不只是一種新的旅行嚐試,更是挑戰自己對內心的那份恐懼。

 

離開舊金山,我最想去的就是離那不遠的優勝美地國家公園,但其實並沒有大眾交通工具可以直接到優勝美地,這是我擔心的部份。當我把這個訊息告訴John時,他突然有個提議:「妳願意和我試著搭便車旅行嗎?」,這不就是一個機會了嗎?然後我興奮地跟他說我一直想嚐試,只是一直克服不了內心的恐懼,所以我覺得這是一個很好的機會,我願意去嚐試克服。就這樣,我們展開了搭便車前往優勝美地的旅行計劃。

 

在我們決定搭便車時,John已經開始在網路上找尋搭便車的人,但始終沒有找到和我們路線同樣的車,所以他事先在網路上查尋好路線,計劃在哪些地點搭便車,所有的資訊都用紙筆記下來,因為當我們身在外面時,並沒有網路。

 

離開舊金山的前一天晚上,John告訴我:「我們必須很早很早起床,然後出發,因為我們可能會花很長的一段時間等待以及走路,妳很快就能明白搭便車是怎麼一回事,而且它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但當妳一但有了這個經驗之後,它會讓妳的旅行有另一種不同的體驗,你必須去嚐試它。」

 

早上六點多,起床整理行李,準備出發,他考量我們必須走很長的路,所以他背了我那裝載一年份量的20KG大背包,我則是背他那大約10KG的背包(他總是覺得我的東西帶太多了!),展開了我們一起搭便車的旅行。在這之前不僅要事先把地圖以及路線查好,還要準備一塊紙板,寫好我們要去的目的地。

 

↑John在厚紙板上寫下我們要去的目的地

 

搭便車並不是像我們在路上隨便攔下計程車就可以到目的地,我們先是用走的離開市區,到達最靠近離開這個城市的主要道路上,開始進行這項工作。我們走到主要道路附近的加油站等待。但過了三十分鐘後沒有任何動靜,我們移動到快速道路旁,舉起我們的牌子,露出真誠的笑容,等待。在這期間,我們看見很多車主不是視而不見,就是不理不睬,更糟糕的是給我們一個很長的喇叭聲像是在告訴我們:「少做這種蠢事了,你們這些人!」,當然也是有給我們微笑作為回應的人,但真的不多。

 

↑我們在某個加油站等待便車

 

三個小時過去後,我們沒有攔到任何一台便車,而且警察警告我們不可以這麼做。在那之後John告訴我:「搭便車,其實是非法的,但曾經接受過幫助的人,不管它是不是危法,他會反過來幫助那些搭便車旅行的人。」,而我也曾在Ariel的介紹之下閱讀過二本關於一個女孩搭便車的故事,她,是暖暖,來自台灣。所以對於搭便車這件事情,並不陌生,只是未曾嚐試過。

當我們發現搭便車離開舊金山這件事可能會耗費太多時間等待而導致我們可能在天黑以前無法抵達優勝美地的hostel時,我們展開另一個計劃,搭巴士到離優勝美地較為近一些的小鎮,然後再開始搭便車,或許會容易一些,因為大多人會往那個小鎮移動,多半都是要去優勝美地。就這樣,我們來到了優勝美地鄰近的小城市Modesto,先是到圖書館查尋路線,然後走到主要道路上,開始進行搭便車。

 

在我們到主要道路時走了近三個小時的路,雖然辛苦,但我們邊走邊聊天,看見野生果樹就摘水果來吃,這就是人類最原始的生活,回歸自然。走了很長的路我們始終沒有攔到任何一台便車,累了,找到一個加油站稍作休息。在我去洗手間的期間,加油站旁的便利超市店員似乎跟John說了些什麼,待我了解後才知道,有客人看見我們搭便車停留在這裡很不舒服,跟店員抱怨,意示要店員把我們趕走,但店員人很好很委捥地告訴我們這件事情,並給予我們方向的指引,然後我們離開了那個加油站。

 

在這裡我必須對抱怨的那位女士說:「我們並不是乞丐,我們也不是流浪漢,我們只是一對抱有旅行熱血的背包客,妳可以不需要這麼對待我們的,更何況我們並沒有做什麼壞事,我們只是累了停在加油站旁休息罷了!」

在這裡,我看見了人類殘酷冷血的那一面。人們可以因為看不慣一些事情就進行抱怨,並且對他們看不慣的事情利用一些力量進行施壓。

 

離開加油站後天色已漸漸暗了,我們始終沒有攔到任何一台便車,就在我們已經有心理準備必須走到hostel的同時,一台很舊的貨車停了下來(John說通常他攔到的車幾乎都是舊車,意思就是不是有錢人的車,雖然他們不是很有錢,但這些人總是有滿滿的善意,就他們的能力範圍給與他最大的幫助。),我極度興奮的跳了起來,終於是讓我成功了,這是我的第一次。貨車駕駛是一位年長的老爺爺,他要到某個便利超商買東西,不能載我們到很遠的地方,但也算是順路,可以讓我們省下一些走路的力氣。我的英文並不是太好,加上第一次搭便車不知道該聊些什麼,都是John和司機聊天,而我也從中學習如何開起話題。

首先,必須先介紹自己,畢竟司機也是會害怕他們的好心被爛用了,所以一開始先讓司機了解我們搭便車的來意,我們要去的目的地,多談一些自己的事情,讓司機先了解我們,讓他感受我們並不是來者不善之人,當然在聊天的過程中司機多少也會透露一些自己的事情,這也讓我們從中了解司機的為人是否友善,一方面對自己也是一種保護,萬一覺得司機來著不善,必須開始尋找理由下車離開。

 

就在第一個司機將我們放在便利超商時,我們步行了一小段路在另一個超商稍作停留,餵飽飢餓的肚皮,然後再上路。當我們在享用晚餐的同時,坐在旁邊的一位女士看見我們大包小包加上華人和美國人的組合,她感到非常地好奇,開始和我們聊起天來,內容不外乎是問我們為什麼大包小包?要去哪裡?從哪裡來?做什麼的?這位女士對於我們旅行以及認識的經過非常地有興趣,更表示讚賞,主動載我們一程,雖然沒辦法載我們到目的地,但可以讓我們省很多步伐和時間,我們對她的友善感到非常地開心,就這樣我們搭了第二部便車來到Groveland小鎮的山下,而我們的hostel就座落在Groveland這個小鎮,從山下到小鎮其實還是有一個小時的車程,這位女士貼心地告訴我們這條路沒有路燈,可能會有野生動物出來覓食要小心。就這樣我們告別了這位女士,時間來到了晚上七點多,天色早已轉黑,我們在滿天的星空和月亮的微光下,慢慢步行向前,當然沒有忘了在有車燈時豎起我們的大姆指,無非是希望能再遇到善心駕駛可以載我們一程。

 

在那之後沒多久,我們攔到了一部車,駕駛是一位年長的老伯伯,他的目的地正是Groveland這個小鎮,我們開心極了!我們上車的同時,車上正在播放著美國鄉村音樂,也是John喜歡的鄉村樂,自然地就從音樂這個話題開始和司機聊起天來,John非常喜歡這個人,從聊天的內容和司機回答的反應就可以知道他們是有著共同的喜好存在,我們就在快樂的鄉村樂伴隨著愉快的笑聲中抵達了我們的hostel,這是我們今天最後一部搭乘的便車。也因為最後這位駕駛讓我們少了很多的路程,更提早很多時間到達目的地。

 

經過了整天和John一起搭便車的過程我也從中了解一些事情:搭便車有趣的地方是在於人與人之間的吸引與連結,搭便車不是由你來選擇車子,而是由司機決定來選擇要不要載你,這是人對於陌生人的人性考驗。

我問過他是否曾經數過到底經過多少部車後你會攔到一台便車?他說:「一開始或許會數,但當你一直攔不到也數不清時,你就會忘記去數,因為你會了解那個數字根本是亳無意義可言的。」

他曾經走了十幾個小時沒有任何一台車願意停下來載他一程,但他從來沒有放棄,因為他始終相信一定有曾經受過幫助的人會停下來。

我們都有一致的想法,假如我們有車,我們在路上看到背包客或搭便車的人,我們肯定會載他一程,因為我們曾經也是得到過某些善心人士的幫助而到達目的地的旅人。

如果你們在路上看見背著背包的hitchhiker,別吝嗇載他們一程,你們的小善心可以是幫助他們繼續旅行的動力,而你有可能從他們身上得到來自不同的國家文化的洗禮甚至可能是一段國際友誼的連結,拉近了世界的距離。

4 thoughts on “假背包真流浪:讓我們一起搭便車吧!

  1. 小弟我以前在東北角三貂角那邊當兵,放假出來要去福隆火車站時,就常常站在路邊搭便車,發現反而是砂石車司機比較願意讓搭電車~

    可能是他們比較沒在怕的吧XD

  2. 搭便車實在太恐怖了…
    我有一次陌生人硬要搭我便車的經驗

    那天從汐止山上的工地要返回公司,蜿蜒的山路我一如往常的經過,
    一個轉彎之後,看到一個全身穿著咖啡色的長髮婦女,對著我招手,
    我車窗搖下後,她說:小姐可以載我一程嗎?
    我:….話都還沒說出口
    她就開門上了我的車,很輕鬆自在地坐在後座!!

    讓我沿路神經緊繃到極點…..
    後來我安然地活了下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