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爆之不務正業:我想念我自己

10403340_10152880972673141_6910294087851508922_n (1).jpg
我想念我自己 – Still Alice – Richard Glatzer/Wash Westmoreland, USA/France, 2014
.
「我寧願自己得到的是癌症,而非阿茲海默症。」
.
身為語言學專家的Alice,對人生家庭都充滿了熱情,對於構成「溝通」兩大要素的「運算」與「記憶」更是引以自豪,這樣堪稱人生勝利組的她,卻在不該發病的年紀,罹患了罕見的早發性阿茲海默氏症,所以當她講出這句話時,更加令人不忍,健康走下坡甚至生命的短縮固然讓人害怕,但更讓她難以承受的,是身為一個人的本質的喪失,在失去記憶之後的Alice,還會是同一個Alice嗎?
.
雖然是虛構的,但由Lisa Genova所著,目前唯一獲得美國阿茲海默症協會認可並推廣的小說改編,再由本身也是漸凍人的Richard Glatzer與搭檔Wash Westmoreland共同執導下,對於發病之後,不論是病患自己或是周遭親友的內心感受,都有著直接而深刻的描述,「對自我失去掌控」的那種無助絕望,更讓觀眾們都揪心地感同身受… 以前受過傷神經受損的我,後遺症是腿的肌肉有時候會無法控制,三不五時還是會有「明明是你的腳但卻又不像你的腳」的奇妙感覺~ 當然這麼多年來我是已經習慣了啦,所以目前可以講起來很輕鬆,但我實在很難想像如果全面性的失控(如漸凍人)的心情…. 而我們常常在講,過去的種種造就了現在的我,所以我的「記憶」應該就是建構起「我之所以是”我”」最重要的一環了吧?如果失去了記憶,對於別人來說,我還是那個「我」嗎?更糟的是,我自己還會知道「我」是誰嗎….
.
如同片中醫生說的,越是知識分子發病後就越會想要重新奪回主控權,反而會讓病情惡化的更快,或許是因為當「擁有」的更多,「失去」時的衝擊就會更大,如同Alice一般~ 而從抗拒崩潰甚至安排好自我了斷,到勇敢面對,不奢望擊退病魔,而是希望能和平共存~ 即使罹病,人生也不是Suffering,而是Struggling,就像只能活三十天的蝴蝶一般,把握著生命的每一刻,而這一切的動力,說穿了很簡單,就是「愛」~ 有了愛,Alice就永遠會是那個Alice~
.
或許不是那種很厲害的得獎片,但這卻是一部讓人看的時候很心痛,看完又有一絲溫暖的好片,而這也給Julianne Moore一個極好發揮的舞台,讓她絲毫沒有意外地狂掃各獎項,也順利地達成史無前例的四大影展影后大滿貫的偉業~ 記得第一次看到她,是在我的人生十大之一的<絕命追殺令>中短暫出現的急診室醫生,20多年來她的作品之多啊而且橫跨各種不同領域,不論是商業或藝術都游刃有餘,雖然似乎始終不是人們討論的第一線女星,但默默耕耘終於在今年獲得奧斯卡的肯定!也算是還給她一個該有的公道了吧!
.
.
然後她好像20幾年來都沒什麼變耶….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這個網站採用 Akismet 服務減少垃圾留言。進一步瞭解 Akismet 如何處理網站訪客的留言資料